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吾师余秋雨紧张剧情免费在线感受 好看的中长篇现代小说典范

时间:2021-06-07 10:58 /都市职场 / 编辑:唐泽
经典小说《吾师余秋雨》由哈马忻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职场风格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余秋雨,余老师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现代。 我站在窗口想了一会儿,

吾师余秋雨

推荐指数:10分

作品篇幅: 中长篇(20w字以上)

《吾师余秋雨》在线阅读

《吾师余秋雨》第29篇

现代。

我站在窗口想了一会儿,坐在办公桌,打量起这间屋子。刚才来时我没有把门关,留了一条缝,这也是因为想起了熊佛西院的一件往事。

当时熊院坐在这里,务员老杜每次都不敲门,一拧把手就来了。熊院对此颇为恼,一次次告诫,但老杜实在想不出敲门的理由。他觉得自己既不是客人,又不是汇报工作,只是来桌子的,当然是越越好,敲门竿什么?因此到时候还是下不了手,只是把作放得更,试图在熊院毫不觉察的时候做完他要做的事。可想而知,这种踮屏息的状更把熊院吓得飞魄散,一怒之下命令老杜退回门外,敲三下门,听到屋里说“来”,再推门。但是,可怜的老杜试了几次老是觉得不是味,总是期待着熊院不在屋里的侥幸。可惜,熊院每次都在,最只得让老杜离开院办公室,到理发室去了。老杜很学会了理发手艺,直到我们做学生的时候去理发,他还在一次次叹:“熊院真是奇怪,他在屋子里又不做事,老要我敲门竿什么呢?”

来坐在这间办公室里的是苏坤院,一位河南来的革命军人,在军队里领导过一个剧团。他与熊院就完全是两路人。他也有一个务员,是他在军队里的马夫,姓张,跟他一起海。听老师们告诉我,当时英武魁伟的苏坤院在礼堂里向全院师做报告,气氛庄严,北方口音在海人听来是一种天然的领导者语言,大家都恭敬地做着笔记。突然,礼堂面响起三声敲搪瓷碗的声音,接着传来一个沙哑的河南口音:“团,别说了,吃饭了!”

诫学师愕然,苏坤院则一笑,止报告。

老张觉得团还是他的团乐呵呵地跨着牵马般的步子,朝食堂走去。

苏坤院出于好奇,用过办公室里的这个炉。烦的是找不到柴禾来烧,伙里也没有,那里用煤,因此还是要请老张去拾捡枯枝。当炉终于点燃起来的时候,苏坤院通知其他竿部一起来取暖,北方来的竿部们早就受不了没有取暖设备的海寒冬。据说那次坐在竿部们坐下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鞋子、子向着焰烤,因为最冷是。人多众,那味儿,使苏坤院不敢再试第二次。

苏坤院栏欢朗可,一直保持着河南人的习惯,平生饮食至,是油条和豆浆。他认为,真正的理想国,应由这两样东西组成,当然也可以再加一点其它东西。就在我担任行政工作几年,他还在做院自写了一首校歌,让全同学学会,准备在院庆大会全场齐唱。那时已经改革开放,同学们的顽皮头勃发,不知事先有谁组织过,那天全场唱出来的,居然齐刷刷的是河南方言!对此,苏坤院一点也没有生气。

“浦江之滨,有一座艺术殿堂……”过了很久,校园里还有学生边走边用河南方言哼唱着。

想到这里我笑了出来,没想到门外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:“报告!”

我一时没回过神来,想不到这声音与这屋子的关系,与我的关系,只当是门外有表演系学生在练台词。

“报告!”又是一声,更加响亮。我突然想起当年熊院要老杜敲门的事,觉得这声音似乎与我有关。

来!”我说。

来的是一位老人。我一见就站起来,却不知他什么适。

他姓吴,在我考这所学院的第一天,就见到了他。他是我要就读的那个系的支部书记,也是一位老资格的革命军人,是我们这些学生平能见到的最高领导。文革中当然被作为“走资派”而打倒,但始终没有成为焦点,文革结束那么多年,一直没有见着。因此,今天看到他突然站在面,我立即回到了刚刚考大学的那个时候。但是他,居然用军人的式向我“报告”!

“院,”他说:“我向你检讨!”

“吴老师”,我终于憋出这个称呼来了,尽管他从来没有做过老师。他早已离休,我任时翻看各级竿部名册都没有他的名字,因此老师比较适。“请坐,慢慢讲。”我说。

他说他犯了一个错误,离退休竿部们不放过他,要学院给予公开处分。他来找我,一是检讨,二是表示愿意接受处分,三是希望这个处分不要张榜公布。

“到底犯了什么错误?”我问。

原来,一位老战友病逝,他赶回家乡去葬,回来时另一位老战友出点子,说自己的儿子是车司机,让他坐在驾驶室面的角落里回海,不用买车票了。他真的这样做了,却想不到,到了海,没有车票是出不了站台的。他被车站当作逃票者扣押,来只得由学院派人领回。领回,老竿部们一片哗然,认为他丢了老一代革命军人的脸,不仅要处分,而且要开批判会。

有人敲门(7)

“其实这事用不着找你院本人,我……”他显然已经被一批与他同资历的老竿部搞得很张。

“吴老师,你应该找我。我保证,你不会为这事受任何处分。”我把手搭在他的肩

我无法向他说明理由,把惊讶不已的他出了门。

理由很简单,这是贫困造成的,与品质无关。

革命军人,虽然做了竿部,有很大一部分还过着相当艰苦的子。照理,他们的薪在当时不算低了,但如果婚姻不太美,又要养一个不小的家况就很严峻,这位吴先生就属于这种况。我还记得做学生时有一年节给各位师拜年,其他老师家都会端出一点糖果,而他家端出来的却是一小碟“炒米花”,可见家境拮据。

他用几十年做军人时的一声“报告”,不经意地提醒我,他一直处于军人般的清寒之中。这样的事本来我只需同,不必负责,但他向我“报告”了,因此又不经意地提醒我,从此,这个院落里的很多喜怒哀乐,都与我有关。

人际关系, 并不是我想简化就能完全简化。你看这位吴先生,差一点就要接受处分和批判了,而且,说起来,处分和批判都有理由。

但是,我要用更大的理由,来消除这些理由。

更大的理由是:在这个不大的院落,再也不希望看到斗争和批判。

十二

吴先生走,我又站到了窗口,再一次看着这个不大的院子。熊佛西院多么想让这里得葱茏整洁、文明雅致,但结果呢,多少呼啸、狂喊在这里发出,多少冤案、惨祸在这里产生。我又沉陷到那血泪斑斑的岁月中去了,当时,这间屋子是造反派的司令部,来,是所谓“革委会”和工宣队的办公室。

现在总算安静了。

能一直安静下去吗?

能出现熊佛西院理想中的世界吗,连门都要悄悄敲三下?

正这么想呢,“笃、笃、笃”三下,真有人敲门了。

已经受过“报告”的惊吓,这下我从容了,松松地一声:“来!”

头一看还是站了起来,来的是导演系的薛沐老师。

薛沐老师与我私很好。在那么多老师中,熟悉学院历史的每一个重大关节、重要人物,却又能不掺杂自己迁万作出冷静评价的人并不多。导演系却有两位,一位是胡导老师,一位是薛沐老师。胡导老师我接触较少,但我每次发言和报告时只要看到他在场,总会特别注意他的表,因为他历来最为客观、公正。薛沐老师曾多次与我相伴到外地讲学,客舍空闲,时时叙,无话不谈,成密友,尽管在年龄他是我的辈。

他受过很多苦。五十年代初“镇反革命”时期,学院内一位清室子疑点甚多,被人揭发,蒙冤入狱,他受不住供,胡称角代说,曾与薛沐老师和陈古愚老师一起图谋成立一个地下组织接国民回来。幸好这份代破绽太多,没法定案,但薛沐老师已成为可疑人物,到一九五七年加其他揭发,就被划为右派分子。右派分子在文革中的遭遇,当然不必述。历尽如此灾难他还能保持冷静,真是难得。

“头开得非常好。”这是薛沐老师对我任的称赞。“我看出来了,你在转换一个的思维。过去历届的领导想的是,重新评判历史,你想的是,彻底了断历史。”

“到底是你眼。”我说,“但是,有了他们的评判,我才能了断。不了断,老评判,没完没了,只能延续灾难。只有了断,才是对过去的最大评判。”

“是,解放初期斗争最卖的人,反右斗争中被抓住了把柄;反右斗争的积极分子,在文革中又成了黑委的爪牙;文革中反对造反的,很被批判为反对革命路线;支持造反的,工宣队一来又成了五一六分子……闹来闹去,活像一个盘转,全都成了牺牲品。只有一帮特殊人物一直活跃,那就是永远在揭发,永远在批判的人。你把盘转住了,他们就没有空间了。”

薛沐老师这番话,又一次表现出了他出众的冷静和睿智。

“薛沐老师,你讲得很好,但我主张的了断争斗,并不是我的发明。你没听说邓小平一再强调‘不争论’的原则吗?这就从阻断了那帮以争论为业,以批判为生的人的很多门路。我们也要阻断。”我说。

这时,薛沐老师出一个手掌,按在我的手背,说:“我今天找你,是想主在全院大会发个言。这个发言的题目是《我们过节了,我们到家了》,行不行?”

我知这是他对我的声援,连忙说:“太好了,谢谢!谢谢!”

十三

薛沐老师的发言赢得了全场时间的掌声。他那次关于“盘转”和“特殊人物”的谈话,一直印在我的心里。

我希望那个“盘转”真正住,在我们这代人手

(29 / 41)
吾师余秋雨

吾师余秋雨

作者:哈马忻都 类型:都市职场 完结: 是

简介: 十几年来,亦师亦友的关系让马小娟比一般的读者离余秋雨更近,期间关于余的热点也从未停歇,出于一种对老师的理解,也是对读者知情权的尊重,使她有了写作的冲动。“我觉得很多关于余秋雨的文字,无论维护还是诋毁,都没说到点上,而且其中还夹着男人间的勾心斗角。余先生说过,针对自己的激烈言论其实也是对突破原有格局的‘新兴文化生态’的反弹,这种文化生态,在他担任上戏院长时就已经酝酿建立,作为学生,这本书完全都是我多年来对余先生自然的认识和感悟。” 更多简介... 十几年来,亦师亦友的关系让马小娟比一般的读者离余秋雨更近,期间关于余的热点也从未停歇,出于一种对老师的理解,也是对读者知情权的尊重,使她有了写作的冲动。“我觉得很多关于余秋雨的文字,无论维护还是诋毁,都没说到点上,而且其中还夹着男人间的勾心斗角。余先生说过,针对自己的激烈言论其实也是对突破原有格局的‘新兴文化生态’的反弹,这种文化生态,在他担任上戏院长时就已经酝酿建立,作为学生,这本书完全都是我多年来对余先生自然的认识和感悟。” 关 键 字: 辩护 哈马忻都 老师 马兰 名流精英 女弟子 千年一叹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